国内首家在“国家双创板”挂牌的咨询机构
(股权代码:E00286)
服务热线电话:
010-82123587

西部地区必须走在军民融合发展的前列

2017年3月12日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召开,会议强调:“加快建立军民融合创新体系,为我军建设提供强大科技支撑。要立足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深厚土壤,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深入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开展军民协同创新,推动军民科技基础要素融合,加快建立军民融合创新体系。”从我国军工经济的地域分布看,西部地区是我国军工资源相对富集区域,众诚智库认为,随着有中国特色的军民融合战略及相关体制机制的完善,军民融合对西部地区经济的发展将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一、西部地区推进军民融合的区域优势

西部地区现有的国防工业基础为进一步推进军转民提供了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相对全国其他地区而言,西部地区具备较强的国防科技工业优势,西部地区集中了全国1/3的军工企业、2/5的国防科研院所、1/2的军工固定资产、2/3的军工人员,西部的国防高科技工业在全数字产品与制造集成系统、新材料技术、高性能船舶技术、精加工技术、环保技术、信息安全、网络工程和生物工程等领域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众诚智库认为,这种优势将成为西部进一步扩展军民融合的强大物质基础和技术支撑,以这些军民两用技术为支撑,可大大扩展军民融合的产业链,发展军民结合高技术产业有很大的空间。正是西部地区军民融合的区域条件具有上述优势,在国家制度环境和政策环境的影响下,西部地区军民融合已有相当的进展。今后,西部地区的军民融合应当在充分利用现有的国防科技工业基础上做文章。

二、西部地区推进军民融合的区域劣势

首先,经济技术梯度低,对军民融合的资本、技术支持不足。众诚智库认为我国西部的国防高科技工作虽然有较大的优势,但西部民用科研工业实力较弱,民用产业结构层次低、产品技术含量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于东部地区,因而西部民用企业难以介入军工领域,市场竞争力差。

其次,区域配套的体制机制不健全、政策滞后。众诚智库认为,目前西部地区政府在军民融合经济发展过程中所给予的大多是行政上的支持,缺乏有效的管理体制和机制上的支持。主要表现在:缺乏促进西部军地产学研合作技术创新的政策支持,如土地政策、对技术创新中介服务机构的支持性政策、投资政策、税收政策、金融政策等都不十分明确;缺乏军民结合的统筹与协调管理机制,各级政府层面缺少军民结合的统筹与协调,没有相应的发展规划,没有与军工企业集团的协调机制,很难主动与军方合作。

再次,产业配套环境不理想。众诚智库认为产业配套环境不理想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中介服务平台不完善。一方面有关军事科研需求、军品采购等需求信息,目前只能够传递到原军事体系中的科研单位和军工企业中去,民用企业及其科技人员很难接触到军事科技需求的信息;另一方面民技向军方宣传信息也不够通畅,渠道还未建立。二是相关的民用产业集群不发达。国防科技工业的布局原则不仅要考虑国防安全,还要考虑经济原则。这就要求国防科技工业在布局时实现与整个国家已经形成的相应民用产业群分布基本协调,以利于国防科技工业及其与民用科技工业之间的经济技术交流,缩小分工协作的空间范围,改善交通运输和信息扩散条件。

三、西部地区推进军民融合的优化对策

基于以上对我国西部地区军民融合产业发展具备的区域优势和劣势的分析,众诚智库认为西部地区要促进军民融合产业的快速发展,需实施一下几方面的优化对策。

1、区域产业规划应注重依托国防科技工业优势。首先,在制定产业规划时,既要从产业结构关系上来考虑军工主导产业与配套产业发展的问题,对与区域军工主导产业相配套展的地方产业做出相应规划,又要在发展地方经济主导产业中,注意发挥国防科技工业的带动作用。其次,为打开军民融合的突破口,应当从军技民用出发,优先发展在现有的军工优势产业基础上延伸出来的军民两用高技术产业。

2、搭建中介服务体系,加强军地产、学、研信息交流。西部地方政府应积极推动,形成多种形式的中介服务平台。可以本着政府搭台、主体唱戏、中介服务、互惠互利的原则,组织各军工单位与地方政府及企业通过共建技术信息机构,成立国防供应商协会,对直接和间接进入军品市场的企业都应当加以严格规范,直接、间接的军品供应商由协会进行管理;成立中介服务机构,开展技术咨询服务,向民用企业提供明确的军品需求信息,使民用企业及时了解军品的市场需求;建立展示具有军事应用潜力的民用高科技成果平台,定期举办民用高科技成果的推介和交流会,使军方能及时了解民用高科技企业具有军事应用潜力的成果。

3、创建军工科技园区,积极探索军民融合有效载体。西部地方政府应有计划地集中一批军工企业、科研单位到大专院校密集区域,连片进行开发建设,形成产、学、研联合发展新兴产业的工业园区。

4、加快制度创新。西部地方政府应大胆探索、勇于创新,减少和消除影响军民融合的制度壁垒。首先,在贯彻国家政策的前提下,从本地实际情况出发,制定一系列扶持优惠政策,如出台促进西部军地产、学、研合作技术创新的政策、采购政策等。其次,创新经济体制、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和协调机制,如西部中心城市应根据国家宏观政策要求,尽快推动建立中心城市管理国防科技工业的新体制,以对军工企业分类指导,使军工企业成为中心城市区域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建立多元化的军民融合投融资机制,保障军民创新的资金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