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家在“国家双创板”挂牌的咨询机构
(股权代码:E00286)
服务热线电话:
010-82123587

众诚智库总裁杨帆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

(原标题:“产融结合”将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推手)


图说:无极道控股集团董事长赵红梅(左)、原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中)、众诚智库总裁杨帆(右)出席《2017全球产融新生态白皮书》发布仪式。

【《中国经济信息》记者 钱玉娟 采访 报道】时值举国上下关注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时刻,从大力推进“工业化与信息化深度融合”到纷纷探索“互联网+”转型,作为制造大国的中国虽然相较发达国家仍有差距,但也实现了弯道超越,打造出了新的竞争优势。而今,为了进一步提高竞争优势,“产融结合”逐步成为企业创造协同的又一重要手段。

不仅如此,1月10日,在由国家部委相关部门指导,无极道控股集团、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研究中心、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联盟、沃田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众诚智库联合主办的,主题为“新动能、新价值、新生态“的2017全球产融新生态大会上,由众诚智库撰写完成的《2017全球产融新生态白皮书》(下文统称《白皮书》)首发,这也成为全球首个探讨产融生态的白皮书。

产业发展探索新模式

什么是“产融结合”?而这一《白皮书》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众诚智库CEO杨帆在会后接受了《中国经济信息》记者的独家采访。

作为国内首家专注于“政府决策支撑”和“智能制造系统信息安全”的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众诚智库凭借在政府资源和专业技术能力等方面的竞争优势,一直致力于为政府提供产业转型升级、大数据、网络安全、工业、智慧城市、特色小镇的规划设计,以及为企业提供管理提升和投融资等现代咨询服务。


图说:众诚智库CEO杨帆接受《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专访时,他多次强调在未来经济的发展中,产融结合将推动产业和金融的良性发展。

“产融结合即指不同产业或同一产业不同行业与金融业相互渗透、相互交叉,最终融合为一体,逐步形成新产业的动态发展过程。”在杨帆看来,依托国家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强大的资源平台建立的众诚智库,在纵观全球产融结合发展史的基础上,通过对中国各地方产融结合试点城市进行广泛调研,从而完成了《白皮书》,十分清晰地解析了国内外产融政策的发展及趋势,可以有效激励我国政府及相关产业探索产融结合新模式。

“《白皮书》一经发布,‘产融结合’在我国不再只停留于概念,或将得到产业界和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同时希望国家制定产融结合的相关政策,推动政府及相关产业、资本更好地协同助力产业转型升级与发展。”杨帆如是说道。

其实,早在2016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就提出,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要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同时还强调,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是着力振兴实体经济。

“振兴实体经济是一个系统大工程,不是某个企业自己的事,这需要多管齐下和多方联动。”在杨帆看来,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具有优化资源配置、推进创新创业活动和产业转型升级等多方面功能,这也反向印证了产融结合的必要性。

只是,不同产业将作为基础平台,而金融业则起到催化剂或助推力的作用,两者互动可以创造出新的价值,从而大大加快财富积累。杨帆认为,“金融资本可以与产业集团业务形成互补,既能降低企业的风险,同时金融行业带来的利润可以回报产业发展,帮助产业集团实现‘产业提供利润’的良性循环。”

产融结合示范体系初现

与此同时,国家主管部委陆续出台相关政策促进产融结合,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支持政策的导向性、针对性、有效性和可操作性,促进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

除此之外,杨帆还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共同制定了《加强信息共享促进产融合作行动方案》,并展开了“产融合作试点城市”的申报和评审工作,以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能力,强化金融对产业的支撑作用,营造产业与金融良性互动的生态环境。

中国目前产融结合的重点区域主要为长三角区域、珠三角区域、环渤海区域以及中西部区域。其中长三角区域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强劲的地区,也是产融结合发展最快的区域之一。而中西部地区的产业集群从数量和区域分布来说,相对处于不均衡状态,杨帆指出,“主要原因在于区域性现代服务中心的发展滞后,从总体来看产融结合存在一定难度。”

但中西部地区也不乏有一些榜样城市范例出现,以贵州省贵阳市及江西省共青城为例,作为中西部和相对偏远城市,相对一二线城市及沿海城市而言,发展能力相对薄弱,然而政府率先转变了思想观念,不仅自身予以相关产业资金扶持,更能接受外来资本的涌入,共同建立相关基金带动当地产业发展,在产融结合推进过程中起到了着实明显的示范带动作用。

杨帆说,“众诚智库帮助贵阳市成功申报了全国产融合作试点城市,在参与申报的过程中,一些部委领导发现这就是探索产融结合的典型样板,贵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专门设立了 ‘科技金融处’,也是全国较早设立的助推产融结合的专业处室,以此实践助推当地对此模式的探索。”

不仅如此,杨帆还指出,共青城在很多人看来几乎不熟悉,但仍然可以大力发展起移动互联网等相关高新产业,并吸引了很多资本进入,“这与那里开通了便捷的高铁不无关系,直接联通了当地与广州、深圳等经济发展较快城市的联系,但更为关键的原因在于,当地政府积极构建起产融结合的良好环境,吸引了像无极道这样有实力的产融结合集团入驻共青城,不仅建设了许多私募基金创新园区,并予以外来金融资本相当多的税收红利或者创新创业支持。”

一些城市的探索路径为深入推进我国产融结合形成了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杨帆强调,开展产融结合工作,既有利于发挥城市的主动性,优化配置政策、金融、产业等资源,产融结合是探索创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有效模式,可以切实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有效性。

加速构建产融环境布局

实际上,在推动产融结合助力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众诚智库扮演者这样一个角色——“通过我们贯以坚持的‘咨询规划设计+信息安全实施+创新创业投资’模式,为政府提供更多帮助,通过顶层设计与资源导入,促进区域或城市内产融结合快速发展。”杨帆对《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讲到。

不过,从全球产融发展的历程来看,产融结合作为一种经济现象是动态的演进过程,势必会像曾经政府倡导推行的PPP模式那样,经历从衍生到流行,再到泛滥,最后规范至良性化发展的过程。

对此,杨帆也分析指出,不同国家或地区所特有的经济运行体制、金融市场特点,所面临的经济发展环境存在差异,因而各国或各地区产业结构优化中的金融支持特征各有不同。与欧美等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产融结合起步较晚,但发展较为迅速。特别在我国经济体制逐步转轨、金融体制改革持续深入之时,金融领域逐步向民营资本开放,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结合的形势日趋多样化。

然而,在我们国家,由于之前相关政策规定银行业不能投资实业,银行资本就难以内与产业资本结合,所以目前我国大型集团企业产融结合的发展方式就不能沿着“由融而产”的路径发展,而主要是“由产及融”。因此,我国现阶段的产融结合大多为产业集团从事金融业务,即“产业投资金融”。具体到中国而言,产融结和模式 “总而言之,就看是市场主导型金融还是政府主导型金融。”杨帆也分析指出,在这一实际操作过程中,许多企业在没有政策明确支持的情况下探索以参股、战略投资等多种形式与银行等金融企业合作,仍会出现“伤痕累累”。

谈及企业实施产融结合的意义,杨帆从发达国家市场经济发展的实践中分析强调,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必然会有一个融合的过程,这是社会资源达到最有效配置的客观要求。从美国、日本等国际动向以及国内经验来看,只要政府予以正确引导,并对风险加以得当把控,产融结合便是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迅速做大做强的重要途径。